• 车型导航
  • 热门车型
  • 8万以下
  • 8-12万
  • 12-18万
  • 18-30万
  • 30万以上

政法大学毕业生提购车 遭父亲拒绝后砍死父亲

时间:2010-03-27 13:18  来源:中国青年报

  当王利(化名)在2月23日被警方抓获,供认他杀死了53岁的父亲时,几乎没有人相信这一切。

  案发时,这个年轻人用弯刀割断父亲的左臂动脉,又将其颈部砍断。“几分钟后父亲没有了任何反应才住手。”王利告诉警察,父亲在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儿子,拿上钱快跑。”

  逆子挥刀杀死父亲

  王利是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人,属“80后”,毕业于某政法大学。他从小性格内向,不抽烟、不喝酒,喜欢喝饮料,不爱说话。

  2月21日晚,因向父母提出购车要求遭拒,他大打出手。

  2月22日中午12时许,怀揣弯刀的王利给父亲王平(化名)打电话,说有事面谈。在乌拉特前旗一单位门口,王平开车接上了王利,来到城外的乌拉山镇陵园西南方向。此时的王利有意坐在父亲的后面。

  轿车停下后,王平从身上拿出2000元钱递给王利,让儿子将单位的钱补上。王利把钱装进口袋后,又提起了高考一事,并多次表示,自己可以考上某政法大学,父亲所说花3.5万元上大学是在欺骗他。王利对父亲说:“你耽误了我的前途,给我700万补偿费。”

  王平说:“开玩笑,我哪有700万?”此时,索钱无望的王利产生了杀父的念头。就在王平发动汽车的瞬间,王利从怀里抽出弯刀,朝父亲的脖子上划了一刀,又往脖子上连砍数刀。此时王平意识到儿子要杀他,一边大喊“救命”,一边扳动车锁,从轿车里跑了出来。

  王利从后面追赶上来,朝父亲的后背捅了几刀。此后,陷入疯狂的王利又将父亲的左手动脉割断,又将颈动脉砍断……直到父亲彻底没了动静,王利迅速向西南方向逃跑。

  商场购衣郊外毁证

  杀死父亲后,王利将沾着父亲血迹的衣服脱下来,塞进怀里。之后,跑到一农田里将刀掩埋,并把刀鞘扔到水塘里;又将手机砸烂,将手机卡丢弃。

  下午2时许,王利打车来到乌拉特前旗天义商场奥林超市,在一服装店内购买了一套休闲服和皮鞋,并在试衣间将血衣包裹起来。为了销毁罪证,王利在商店内购买了一瓶白酒和打火机,打车来到乌拉特前旗酒店北面,又步行几里来到了城外的一处荒地。将血衣、皮鞋、眼镜等罪证堆积在一起,用提前买好的白酒浇了上去,用打火机点燃证物,进行销毁。

  大约傍晚6点左右,王利步行返回到乌拉特前旗城区。之后,住进了乌拉特前旗宾馆分店。

  乌拉特前旗公安局刑警队大队长刘耀说:“我们通过摸排,将王利列为犯罪嫌疑人,分别在其亲属家中,展开了敦促和规劝投案自首的工作。”

  同时,乌拉特前旗警方在全旗三级堵卡点全线封堵,全市一级堵卡点全线启动。警方还派出一组干警赴包头展开追捕,并通过出租车、长途客车两个信息平台,向司机通报悬赏缉拿。

  因购车双方大打出手

  在王平驾车与王利见面后,家人不停地拨打他的手机,但一直无人接听。王平的两个女儿分成两路,驾车在城内寻找。寻找无果后,她们又驾车到城外寻找。大女儿驾车来到乌拉山镇陵园西南方,在公路旁发现了血泊中的王平。

  警方调查发现:21日晚,王利来到父母家,提出要购买一辆轿车。由于考虑到儿子已成家,不能过于依赖父母,王平夫妇拒绝了儿子的要求。

  之后,王利提出去单位看望领导,从家里拿些酒,又向母亲索要800元钱购买中华烟。王母从家里拿出600元钱,表示只有这点了。这时,王利又提出让父母购买轿车一事。之后,双方在争吵中,父母动手打了王利,王利也和父母厮打起来。

  之后,闻讯赶来的王利妻子和邻居把双方拉开,并指责了王利。

  22日中午11点左右,王利的大姐来到其单位训斥了他,并声称要将其送到精神病院。之后,王利越想越气,在他看来,与其被家人送到精神病院,还不如及早除掉他们。在王利的杀人名单中,有父亲王平和他的二姐夫。两个小时后,王利亲手杀害了自己的父亲。

  王利成绩好是骄傲

  23日早8时23分,王利从乌拉特前旗宾馆分店出发,借用他人电话约妻子在乌拉特前旗第六小学门口见面,并要求妻子给他送钱来。王利的亲属迅速向警方报案。

  8点57分,被警方抓获后的王利供认了自己的罪行。

  王利有一个被外人羡慕的完美家庭,但性格和心理有缺陷,与家人存在隔阂。

  王利是在乌拉特前旗大佘太乡上的小学,后转入前旗实验中学就读。由于学习成绩好,校方还破格减免了他的一切费用。在乌拉特前旗五中上学时,他的成绩全校第一;在乌拉特前旗一中(巴彦淖尔市重点中学)上学时排名全校第三。王利心中的理想学府是中国政法大学。在同学的眼中,王利上学时各科成绩都很出色,平时沉默寡言。

  2002年高考,王利的第一志愿是中国政法大学。王平曾对王利说:“你就报考中国政法大学,即使考不上,我会通过关系让你上学的。”而事后,王利以几分之差,与中国政法大学失之交臂。而王平的关系也未能让王利如愿上学。

  之后,王平通过关系花了3.5万元将王利送入某政法大学,仇恨就此埋下。从入学到毕业,王利曾不止一次质疑父亲“花钱上学”的“谎言”。在他看来,自己完全有能力考入这所政法大学,父亲所说的3.5万元花费是一种欺骗。不管王平以何种方式说明,王利始终认为父亲是在撒谎,并且耽误了自己的前途。

  父亲过分溺爱养子

  “长期的积怨”,这是王利所谓的弑亲动机。对此,熟悉王利的人表示,“娇生惯养是主因”。

  1985年11月22日,王利出生在鄂尔多斯市一个农民家中。不久,他就被王平夫妇抱养。王平在乌拉特前旗信用社工作,王利上面有两个姐姐,在邻居眼中,王平对儿子太溺爱,“要星星不敢给月亮”。

  王利毕业后,开始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打工,但没有挣到钱,花销仍由家里支出。王利打工到哪里,王平都会动用当地关系,为儿子找工作。但凡是父亲找的工作,王利大多选择辞职。他不愿受父亲的庇护,但没有父亲的关照,在外打工的王利处处碰壁。

  2009年10月,王利再次说服了母亲,南下广东打工。王利在包头没有买到卧铺票,只能坐硬座前往广东。王平得知后,开车将王利送到呼市,并从呼市为王利购买了去广东的飞机票。

  几个月后,王利打工失败返乡。后在父亲的关照下,进入乌拉特前旗红旗信用社工作。在王利看来,在外地上学多年,没有任何出息,又回到乌拉特前旗工作,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长期抑郁的暴发

  王利2009年底在信用社上班,后经家人介绍,认识了妻子王清(化名)。婚后,双方很恩爱。王利不喜欢与人交往,结婚时只来了3个同学。

  王利和妻子是双职工,拥有100多平方米的房子,这对于“80后”来说,应该意味着幸福和美满。然而,王利却选择用杀父的方式来结束这一切。乌拉特前旗公安局刑警队五中队的何金梅队长表示,据王利家属透露,王利曾患有精神分裂症,并曾在外地就诊。

  “有没有精神疾病,最终还需要一个严格的司法鉴定。”何金梅说。

  据王利供认,杀人前就购买了凶器,作案前将父亲引到偏僻的地方,作案后有步骤地逃跑和毁灭证据。“这些证据都证明,预谋的可能性很明显。”何金梅说。

  此前,中国政法大学犯罪心理学研究中心主任罗大华教授说:“人格方面的缺陷,比如说长期的抑郁,遇到了导火索是很危险的。”对此,刘耀也表示认同。在他看来,此案虽是个案,但具有一定的反思意义。

  国家二级心理师薄章圭说:“此案给我的触动很深,教育,不能只停留在应试教育上了。IQ、EQ、AQ同等重要。”

  国家应建立心理干预机制

  据记者了解,早在1985年,卫生部就曾指定四川省卫生厅牵头、湖南省卫生厅协同起草《精神卫生法(草案)》。这部法案被各界寄予厚望,但历经24年10次修改,仍未出台。

  罗大华认为,“如果《精神卫生法》出台,之后肯定就会有政策出来,从法律上保证相关机构的设立。从中央、省级到县市级、社区基层,都有一套组织,就会比较受重视,得到落实。”

  “如果把心理健康看得与身体健康一样重要,国家有一定的投入,有一套制度、机构来保证,这样应能减少很多问题的发生。”罗大华说。

如您向经销商提及绍兴汽车网 car0575.com 将会有更好服务和更低价格。
返回汽车网首页

推荐车商 相关推荐

浙公网安备 330699020001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