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车型导航
  • 热门车型
  • 8万以下
  • 8-12万
  • 12-18万
  • 18-30万
  • 30万以上

高速公路上修车车主遭索高价修理费 为还价下跪求情

时间:2012-04-12 08:36  来源:绍兴汽车网

  昨日上午,在平顶山市果品批发市场内,50岁的孙自愿站在自家车前,介绍了事发经过。

  4月6日,他驾驶着自家豫DBF198轻卡小货车,拉着从广西桂林购进的5吨金橘,往平顶山赶。上午10点半,在随岳高速进入湖北境内约20公里处,车右后轮固定轮胎的几个螺丝断了,车无法再行驶。

高速公路上修车车主遭索高价修理费 为还价下跪求情

  孙见状拨打高速救援电话,对方给了他一个手机号。拨通手机后1个小时,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驾驶一辆面包车赶来。男子查看后说刹车锅坏了,就开着车下了高速,过了一会儿,带着一个新的刹车锅和2个修理工回来了。

  “一开始我就问,得多少钱,他说(修车人)修好才知道价钱,后来两个工人修理时,我又问多少钱,他们死活不说,都说修好才知道。”两个工人忙活了将近2个小时后,男子称刹车还有点问题,需要回厂里进一步修理。

  下高速回到修理厂,男子拿出一个清单,当时就把孙自愿吓坏了:刹车锅550元,工时费1000元,上下高速4趟600元,6个螺丝500元……最终加起来是4700多元。

  为还价,父子俩下跪

  由于长期跑车,孙自愿对修车还是了解一些的。“当时想着最多不过1000元,一听4000多元,接受不了,我从1500元还价,最后加到2500元,他还不愿意,我当时就着急了。”在付完货款后,孙自愿身上没有剩下多少钱,还有很长的路要赶。

  “我当时着急了,就叫儿子给(修车)老板跪下,后来我也跪了3次,我们爷俩跪在他面包车前头,后来他拉开车门走了。”孙自愿说,当时修理厂的很多工人都看到这一场景。无奈之下,他拨打110报警,后来又跑到朱河镇派出所,派出所给他个电话,让去找高速交警。一打电话,对方说车是在高速下修的,管不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男子回来了。“他开着一辆警车,说‘老孙,知道你没钱,最少4000元,要不然你走不成’。”担心一车鲜果会坏掉,孙掏了3500元现金,男子又从车上搬了5箱金橘,才放了车。“我要他开发票或者写个收据,他死活不肯。”

  昨日上午,笔者和孙自愿一起,来到平顶山南环路一家上规模的修理厂。一名维修工查看车况后说,按照孙自愿的描述,正常情况下,修车费应该是二三百元,考虑到高速施救的特殊性,五六百元比较合适。“应该是1000元以内,他这种小型轻卡,整个轮子下来也不到4000元。”

  修车男子称跟高速交警“一个系统”

  当天,孙自愿注意到,他被带到的修理厂位于荆州市监利县朱河镇,名字叫联发汽修厂。“院子很大,里面停了好几辆拖车和吊车,一个工人私下告诉我,老板一年100万元承包了这一段几十公里的高速,只要是高速路上车坏了,都要到这个修理厂。”

  昨日下午2时许,笔者以一名司机的身份,拨通了修车男子的手机。男子询问了车牌号和车况,说“十分钟就能赶到”。询问价格,“得先见到车,看看啥情况再说”。修理厂属于高速交警还是地方的?“是地方的,但我们是一个系统,车坏了就我这里能修。”能开发票不?“肯定能,都是正规发票。”

  下午5时,笔者亮明身份再次拨打修车男子的手机,当问及“前几天是不是有个平顶山姓孙的修车时”,男子坚决否认,进一步确定其身份时,手机被挂断。

  一个小时后,男子打过来电话,先说“没有这回事”。随后又坚称孙一共支付了2500元现金,又自愿送了5箱金橘,至于下跪与否,“没看见不知道”。修理厂和高速交警啥关系?这一次男子的回答又有了新版本:“猫和老鼠的关系,他们来我就跑。”

  高速修车,为何受伤的总是车主?

高速公路上修车车主遭索高价修理费 为还价下跪求情

  实际上,关于高速路上修车的投诉,屡见不鲜。有车主说,都是垄断经营惹的祸,如果放开经营,就不会出现此类事件。

  针对此事,河南国基律师事务所主任李晴川认为,在高速上维修,或者到高速服务区维修,成本确实高于正常水平,因此收费稍高应属正常,但需要在一定范围内。目前来看,在高速修车这一领域内,存在着指定修理厂等垄断行为,消费者无法享受到自主选择权。这种行业垄断,损害了消费者和其他修理厂的利益。

如您向经销商提及绍兴汽车网 car0575.com 将会有更好服务和更低价格。
返回汽车网首页

推荐车商 相关推荐

浙公网安备 330699020001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