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车型导航
  • 热门车型
  • 8万以下
  • 8-12万
  • 12-18万
  • 18-30万
  • 30万以上

“车上”与“第三人”赔偿区别大 其案例解析介绍

时间:2010-09-27 09:45  来源:绍兴汽车网

  判断因保险车辆发生意外交通事故,而受害的人属于第三者还是属于车上人员,必须以该人在交通事故发生当时是否身处保险车辆之上为依据。车辆在行驶过程中,因转弯过急,导致车上乘客不慎从车门处摔下受伤,该乘客属于车上人员。

  案件回放

  2009年1月24日,苏福军驾车出行时,由于思想麻痹,在行驶过程中遇情况刹车时车门突然打开,致乘客杨贵平摔地受伤的交通事故。该起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苏福军负事故全部责任。杨贵平受伤后当日送往医院治疗,用去医疗费31798.8元,其中苏福军所属车队垫付24998.13元,杨贵平支付6800元。杨贵平出院后其伤情经司法鉴定为十级伤残。另查明,苏福军车辆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和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其中商业三者险保险限额30万元,不计免赔。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每人责任限额15万元,并特别约定每次事故免赔额300元或免赔率5%取高者。

  法院裁决

  安徽池州贵池法院审理认为,杨贵平虽为车上乘客,但其在下车后受伤,因肇事车辆向财保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故保险公司应在强制险和商业三者险限额范围内按照法律规定或合同约定赔偿杨贵平的经济损失。苏福军所属车队自愿承担医疗费的20%,不违反法律规定,予以认可。根据法律规定,杨贵平应获得各项赔偿合计人民币75906.8元。上述款项,除苏福军所属车队承担的医疗费6359.76元和鉴定费900元外,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池州市分公司支付原告杨贵平人民币68647.04元(原告在获得上述赔偿款后应返还苏福军所属车队17738.37元)。

  一审宣判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池州市分公司向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池州中院审理后认为,该事故发生前,杨贵平乘坐于涉案保险车辆之上,属于车上人员。由于驾驶员遇到紧急情况时操作不当,导致涉案保险车辆将杨贵平甩出车外,即发生事故时,杨贵平身处保险车辆之上,杨贵平车外受伤是其作为乘客被甩出车外的必然结果,因此原审认定杨贵平系车上人员无事实与法律依据。财保公司应在道路客运保险合同限额内承担相应理赔义务。根据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条款第六条约定,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属该合同理赔范围。因此杨贵平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应由苏福军所属车队负担。根据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条款的特别约定,每次事故保险人免赔额300元或免赔率5%取高者,财保公司本次事故应免赔5%。即75906.8元,除苏福军所属车队承担医疗费6359.76元和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余款64547.04元,由财保公司扣除5%免赔额后赔偿61319.69元(杨贵平在获得上述赔偿款后应返还苏福军所属车队10411.02元)。

1 2

文章内容导航:

如您向经销商提及绍兴汽车网 car0575.com 将会有更好服务和更低价格。
返回汽车网首页

推荐车商 相关推荐

浙公网安备 33069902000159号